提取公积金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提取公积金 >
是城市的一切把作家容纳了
来源: http://www.bjdjsb.com    时间:2018-07-16    

  不经意间回头一看,多年来,我写下了许多和城市有关的小说,尤其是直接以“城市”命名的长篇小说就有四部。这四部小说的出版时间,都靠得比较近,最早的《城市民谣》出版于1997年,然后是2001年的《城市片断》,还有分别于2003年和 2004年推出的《城市之光》和《城市表情》,包括稍后一点的《女同志》,是 2005年出版的。加上去年新近创作的《桂香街》,今年我的“长篇都市系列”将这六部以新版集中推出了。

  回想起来,那一阶段,北京代缴社保,我可能是对城市题材着了迷,有点一发不可收拾的意思。如此密集地书写城市,肯定是因为“城市”太有写头了。怎么叫太有写头呢,就是写不够,写不尽,写不厌,写不停。

  虽然我也有过农村生活的经历,尤其是从少年到青年转变的时期,农村也给了我极为深刻的印记,但毕竟,绝大部分生活痕迹是在城市——我摆脱不了城市给予我的一切,逃脱不了书写城市的欲望的控制。

  城市建设是城市书写绕不开的重要话题和题材,它带来的震撼是前所未有的

  现代的城市太丰富,太复杂,太起伏,令人眼花缭乱,瞠目结舌,感慨万端。每天,我们都能接受到现代城市的强烈辐射,每时每刻,我们都能触摸到当今时代的跃动脉搏。无论是宏观抑或微观角度,我们都被城市生活这张网紧紧笼罩着,无法摆脱。当然,对于写作者来说,这是万万不能摆脱的难能可贵的写作资源。

  城市建设是城市书写绕不开的重要话题和题材,它带来的震撼是前所未有的,我们的震惊几乎是惊天动地的。城市建设进程中的每一小步,无不牵涉到海量城市人。大到城市格局的变化,小到一户一家的迁移,无数人的向往和郁闷等,都成了我文学仓库里真实、鲜活、丰满的积累。这些积累一直在心里跃动,鼓励我将它们用小说的形式展现出来。

  很多时候,我内心有一种不得不写、不吐不快的感受,于是就开始了城市建设题材的写作。多年前,先写了纪实性较强并带有实验性的长篇小说《城市片断》。写完以后,出版社也给予了鼓励,但自己总觉得没写够,写得不过瘾。因为这个题材实在是太过庞大,内容太过丰富。于是,后来又写了长篇小说《城市表情》,这一次写得比较痛快了。是不是可以说,《城市片断》是《城市表情》的准备?或者《城市表情》是《城市片断》的故事版?反正这两部小说是可以成为互补的。

  接下来就是《女同志》了。这是一部写机关女干部,或者换个说法叫职场女白领的小说。城市生活中始终存在并且布满了一个词,就是机关。写城市建设,也同样逃不开机关这个意象。

  “长篇都市系列”六种中,唯有《桂香街》跟前几部间隔的时间比较长,算最新出版的。它又回到了街道、居委会、普通居民。这是一次带着题材去采访、确定主题才构思的写作。作品中人物虽是虚构,但生活中的居委会干部时常在我脑海中冒出来,她们的付出,她们的委屈,甚至是她们的眼泪,推动着我的写作。我依然感觉风生水起,欲罢不能。

  这一次系列的重新结集出版,让我再次想起了投身城市建设的他们:钱梅子、田二伏、谢北方、秦重天、万丽、林又红……看着这一个个小说中的名字,就像看到了亲人、多年未见的老友,倍感亲切温馨。

  不是我主动将目光投向他们,而是他们轰轰烈烈地扑上来了,想躲也躲不过

  城市的变化令人激动和充满好奇,写作灵感或者说冲动,常常来自变化和对于变化的感受。首先是人的变化,退回去二三十年看,那时候我们的城市,大多数还是原来的居民、市民,每天他们到工厂、商店、机关上下班,回家听听收音机,坐在小巷门口拉拉家常。如今,新的外来人口涌进城市,务工者、大学毕业生、海归、引进人才,还有各国老外等,方言也早已被各式各样的“普通话”取代了。

  上世纪80年代我的写作,以苏州老居民为主要对象,引用苏州方言也曾经是我的得意之举。但随着种种变化,尤其是新的人口进入城市,我的关注重点开始转移了。毕竟,我们的生活,早已离不开这一部分的新城市人了。

  有好几年,我的小说创作中较多内容是围绕进城务工人员,中短篇小说中几乎占了一半,还有专门写这一群体的长篇小说,为什么把写作目光投向他们呢?

  现在回想起来,不是我主动将目光投向他们的,而是这个群体扑上门来,急切而全面地扑上来,轰轰烈烈地扑上来,你想躲也躲不过,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无法跟他们分开了。

北京佳朋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23344号-1
热线电话:13522263338